设计理论:烟斗的故事

2018-9-1

除非你现在是处于青春期或崇拜《古惑仔》这些电影,否则你很难认同抽烟是一件多有风度的事。但抽烟斗却不一样,烟斗似乎总是与深邃的思想联系在一起,低调而优雅地呈现自己特有的魅力。如果丘吉尔或爱因斯坦手中少了一个烟斗,或许我们对他们的观感会完全不一样。

我父亲以前是抽烟斗的。我想当时所有人的父亲都是抽烟斗——但我的同龄人却一个都没有。不过就象各类烟草产品一样,近年来又刮起了一股抽烟斗的热潮。

在以前,抽烟斗就等于是抽烟的代名词。穿着斜纹夹克的大学教授、作沉思状的人们、独立影片的导演——烟斗都可以说是他们的一件重要道具。

历史学家认为美洲土著是首先使用烟斗来抽烟的人,据说当时是作为某种仪式使用,但我们都知道抽烟能够让人上瘾,所以这种“仪式说”很难让人信服。烟草制品及其它各种的抽烟形式后来被欧洲的探险家所吸收,并且很快传到欧洲大陆。

英国著名的诗人及探险家沃尔特·雷利爵士(Sir Walter Raleigh)通常被认为是历史上对烟草的普及起到推波助澜的一个重要人物(沃尔特·雷利爵士于16世纪在北美建立殖民地Virginia,并将当地的烟草带回英国——译注),当然,也有当时其他人的共同努力。倒霉的沃尔特·雷利爵士最后被送上断头台,一生惨淡收场,所以我们也无从得知当时抽烟是否对他的健康造成过什么影响。

虽然很多小孩都经常拿“阿尔伯特王子烟丝”来开玩笑(维多利亚女王丈夫名字为Albert亲王,当时小孩子喜欢开玩笑说“阿尔伯特被关进罐子里Prince Albert in a can”——译注),但没有历史资料显示英国的维多利亚丈夫有抽烟斗的习惯。

据说抽烟斗比其它的抽烟方式对身体的危害性更小,老实说我不知道是如何得出这种结论的,或者这仅仅是个案。我倒是觉得抽烟斗的人似乎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对付烟斗,将烟丝点燃,然后又将燃烧过的烟丝倒掉,再填上烟丝,这些琐碎的过程所花的时间往往比真正的抽烟时间要多得多。

抽烟斗是一种生活艺术,你可以在与别人话不投机时来上一口,避免尴尬的谈话,或者在你需要回答某个问题或表态前抽上一口,以此争取一些时间来进行一番思考。

烟斗作为一种道具,可以有很多表现形式。有古典式烟斗,精雕细刻的烟斗,直式烟斗,曲式烟斗,而制作烟斗的木材也是五花八门。

抽烟斗似乎是男人的专利,除非你将《Beverly Hillbillies》电视剧中的那位老奶奶也算进来。与雪茄不一样的是,你很难找出女性抽烟斗的照片。

我从收集的这些精美的烟广告中知道烟斗在使用时需要“预裂”才会耐用。一些生产厂商甚至对烟斗在出厂前预先烟熏,将生产过程中残留的一些细微碎料清走。

当年似乎是烟斗最风光的时期了。我只是希望在每个小镇里,至少会有一间小商店,让你可以问问他们阿尔伯特是否还关在罐子里。






暗色背景
手机扫码阅读本页